新聞資訊勞務資訊勞務知識社會保障政策法規法律維權勞務派遣晟安觀點資料下載
社會保障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社會保障>> 大學生"被就業"追蹤:"誰替我簽的就業協議"

大學生"被就業"追蹤:"誰替我簽的就業協議"

2015-08-11 15:24:51 來源:廣州晟安勞務派遣有限公司 瀏覽:17

核心提示

    在從未聽說過就業單位的情況下,便與當地一家公司“簽訂”了就業協議——對此,高校畢業生趙冬冬自稱“被就業”。一時間,“被就業”成為社會熱門詞匯。造假的就業協議背后,究竟有什么奧秘?日前,記者對此進行相關調查發現,學校、學生及人事代理單位在其中扮演了不同角色。

    記者調查一份造假就業協議——“被就業”是這樣發生的

    “誰替我簽的就業協議?”

    “我就業了,就業了,而且是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被就業的!”

    7月12日,西北政法大學2009屆畢業生趙冬冬以“醬里合醬”的網名,在國內某知名論壇上發帖,稱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學校就與西安一家公司簽訂了就業協議書,而他連這家公司聽都沒聽說過。

    趙冬冬介紹,“我們辦理檔案關系轉接的最后一天,看著就業協議書上的內容,我頓時驚呆了,天哪,我居然已經就業了,公司到底是和誰簽的就業協議?”

    在趙冬冬的就業協議書上,“用人單位意見”一欄蓋著的印章名稱為“陜西天輝科技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用人單位上級主管部門意見”一欄蓋著“西安市碑林區人事局干部調配專用章”。

    “有人告訴我,他們發現,這家公司在工商局沒有注冊。我按照協議書上填寫的公司聯系人電話,打過去但沒有人接!壁w冬冬說,“我還知道我們班另一個同學,他簽的是‘西安碑林工業公司’,這家公司我們在網上也沒有查到!

 “被就業”:不知情還是自愿?

    那么,替趙冬冬在協議上簽下姓名的人到底是誰?

    根據趙冬冬提供的電話號碼,記者與他的同學李明(化名)取得了聯系。李明承認,簽協議時,因為趙冬冬不在學校,所以他在征得趙冬冬同意后代簽了協議。

    李明說,畢業前夕,輔導員問他想不想把人事關系和戶口留在西安?紤]到今后的發展,來自陜西南部某縣的他給予了肯定的答復。于是,輔導員就把3份協議書交給他填寫,他在填好“畢業生情況及意見”一欄后,還交了130元的人才中心檔案托管費。

    李明說,“我填表時,協議書上沒有公司和人事局的公章。輔導員說,只要我們把自己的個人信息填好,剩下的事就不用管了。后來我們取回協議時,所有公章都蓋好了。那家就業單位與我沒見過面!

    趙冬冬的協議也是在這種情況下由李明代簽的!斑@么說,你早先是知道簽假協議的事了?”記者問。

    “應該是默認了吧!崩蠲骰卮。

    趙冬冬也說,他曾接到過問他是否想留西安的電話,他說“嗯”。至于當時是誰打的電話,趙冬冬表示,已經記不清楚。

    記者問他為什么當初簽協議時沒有拒絕,離校之后卻發帖曝光,他回答說:“我個人不知道要簽假協議,只知道要交錢。而且,我曝光質疑的是被假協議抬高的就業率!彼磫栍浾,“不知情被就業和自愿被就業有區別嗎?”

    7月24日,記者來到西北政法大學,校學生處處長李玉朝、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趙冬冬畢業前所在學院)黨委副書記程亞冰、輔導員黨振峰等接受了采訪。

    據他們介紹,畢業生簽訂就業協議的程序是:學校先把就業協議書發放到學生手中,然后由學生去落實就業單位,在畢業生與用人單位兩方簽字蓋章后,院(系、所)和學校畢業生就業部門最后簽字蓋章,“我們經過比對筆跡,確認趙冬冬的就業協議書是由他的同學李明代簽的。他們還交了托管費,怎么可能不知情?”

    記者追問,“即使趙冬冬知情,就業協議這么重要的文檔,同學能代簽嗎?如果是委托,不需要出具委托書嗎?”

    “李明代簽了字,那么,用人單位是誰去聯系的?公章由誰去蓋的?是李明,是趙冬冬本人,還是另有其人,或者就是學校代辦的?”

    面對記者的提問,老師們沉默良久。

    輔導員老師被學校處理

    隨著趙冬冬帖子的發表,“被就業”一詞迅速躥紅互聯網。

  7月23日晚,記者見到了瘦瘦高高、略帶幾分靦腆,已在西安開始工作試用的趙冬冬。

    “我平時很愛上網,屬于那種喜歡在網上寫一些東西、發發牢**的人!壁w冬冬向記者這樣解釋他當初發帖的初衷,“此事一度發展為我和學校之間的對立,對此我深表遺憾。從開始到現在,我都沒有主動公開過個人和學校的信息!

    7月24日,西北政法大學在其校園網首頁貼出“關于我校畢業生趙冬冬同學‘被就業’一事的說明”,認定趙冬冬的就業協議是其為了將人事關系和戶口落到西安,委托同學代簽并辦理了人事代理。趙冬冬所在學院輔導員未盡到認真審查義務,未發現其所簽單位沒有注冊。因此學校決定對輔導員做出嚴肅處理:令其深刻檢查,同時校內通報批評并調離輔導員崗位。

    學校在出具的聲明中這樣解釋:“按照有關文件規定,學生畢業時仍未落實就業單位的,應派回生源地人事部門,但趙冬冬為了將人事關系和戶口落到西安市,曾在輔導員老師處進行過咨詢,輔導員老師詳細解釋了有關政策規定,認為只有辦理人事代理方可實現將人事關系和戶口落到西安市的目的。隨后,輔導員老師與某人事代理部門取得聯系,并幫助找到一家就業單位,趙冬冬委托本班同學在人事代理框架下與這家單位簽訂了就業協議!

    協議造假:為學生“落戶”,還是為抬高就業率?

    “近幾年,常有人才中心與學校主動聯系,為畢業生提供‘人事代理’服務。學生們還會比較各家人才中心的收費情況,然后進行選擇!币晃徊辉竿嘎缎彰奈鞅闭ù髮W老師介紹說,“西安的落戶政策比較寬松,大學本科以上畢業生只要在西安城區與用人單位簽訂了聘用協議或勞動合同的都能落戶。所以,那些希望落戶西安,但又暫時沒有找到就業單位的外地生源畢業生,就先與人才中心簽訂協議,單位由人才中心負責安排。反正學生也不會真的去報到,那些單位到底叫什么,是什么情況,也就沒人關心!

    程亞冰說,趙冬冬所在班級40余名學生中,共有4人屬在西安“人事掛靠”。

    但記者通過查閱這個班級全部學生的就業協議,發現用人單位為私營企業,同時蓋有西安市各區人事局“干部調配專用章”的有將近10人。其中誰是確已就業進行“人事代理”的,誰是如趙冬冬類型“人事代理”的,記者無從辨別。

    對此,一位西安市民表示,這類事情早就不新鮮了,他自己就曾給幾個人辦過類似的假協議,“也是朋友拜托,孩子想留西安,我就去找了幾家‘皮包公司’,替他們蓋好章,就辦成了!痹谒磥,學校按照學生的意愿,“幫助”他們落戶,無可指責。

    對于學校來說,這類假協議也提升了學校的就業率。但西北政法大學就業辦老師李君說,“我們讓學生實現人事掛靠的目的,就是為他們提供平臺。這與抬不抬高就業率沒有關系!

    他說,“前幾年,學校的畢業生就業率需要向社會公布。學校間還要進行排名,現在只需向主管部門報告,不用向社會公布,因此,我們沒有必要為了抬高就業率做出這種造假行為!

    針對社會上關于畢業生就業率統計的質疑,李君建議,“畢業生就業率統計,不應以簽不簽訂就業協議為依據,而應統計實實在在的就業情況!

收縮
  • 在線咨詢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電話咨詢

  • 020-38674898
中国竞猜 三毛3d图库好运彩 PC蛋蛋幸运28算法 股票炒股短线技巧视 广东11选5官网 山西快乐十分直播开奖 长篇小说打字赚钱 安徽快3开奖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8五 广西快3走基本走势图 2019年群英会玩法规则